Test http://www.chineseworldnet.com/node/135
環球財經 ChineseWorldNet.com

張庭賓:中國金融經濟危機已經在所難免

一場突如其來的中國銀行間利率危機,其實已經打破了中國作為金融危機"絕緣體"的神話。

2008年美國爆發了金融危機,2010年開始歐洲發生了一連串的主權債務危機和銀行危機,似乎唯獨中國這邊風景獨好,中國高增長的奇跡仍在繼續,中國似乎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金錢,各省政府一出手都是上萬億的投資,各地市一出手往往是上千畝占地的大項目;而中國富人們的奢侈品消費已經名列世界第一;中國商業銀行利潤領先全球……然而這一切在6月20日卻顯得如此的脆弱。

6月20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一度飆升到13.44%;隔夜回購利率一度狂漲到30%,如果按照國際利率市場的標准,這已經算是一次金融動蕩,可以類比2007年美國兩家次貸公司的倒閉事件了。雖然此後中國央行稍微做出讓步,銀行間市場的資金緊張局面初步得到緩解,在6月28日也回落到了4.9%,但仍遠高于常態的3%以下。

在中國央行和商業銀行陷入相互指責央行認為錯在商業銀行不知節制和資金錯配,而商業銀行抱怨央行不教而誅突然襲擊的時候,輿論被成功轉移視線,國人卻很容易淡忘了一個真正扭曲怪誕的現象在熱錢加速流出中國的同時,人民幣仍然在升值,這意味著熱錢利益最大化,也就是中國外彙儲備損失最大化。

正像一位經濟學家在剛剛閉幕的陸家嘴論壇上指出的,國際投機界對于中國的主流看法已經由人民幣升值轉向了人民幣貶值,更簡單地說,人們在猜想中國金融危機什麼時候會爆發,以什麼形式爆發,而不是以前的中國會不會爆發金融危機了。特別是此次中國銀行間流動性危機事件的發生,已經足夠讓全球的投機者聞到了血腥味道。

在筆者看來,從現在開始到未來3年,中國爆發經濟和金融危機已經在所難免,這是因為中國舊的依靠廉價勞動力和資源、政府主導的粗放型發展的模式無以為繼,也是因為昔日全球產業鏈一體化正轉向區域化。更因為中國一再拒絕主動調整,反而不斷在政府、金融和實業部門加杠杆。其實質是強勢集團(主要是政府國企和外資熱錢)的既得利益不斷擴張,已經逼迫到公眾和國人承受力的底線,即內需、出口和投資都已經盛極而衰。

而更不利的是,美國已經開始走出危機低谷,進入複蘇軌道;當年美國危機時,中國主流精英高唱的是"救美國就是救中國",可是如果中國發生金融危機,美國將會毫無愧色地踩著中國走得更高。故此,在2012年10月29日本專欄就開始判斷未來1~3年美國小複興和中國探大底的趨勢已定,警告中國人要做好過苦日子的准備。

麻煩的是,由于中國既得利益集團十分強大而固化,這使得短期內打破這種格局希望相當渺茫,即中國在現在約束條件下試圖通過改良而緩解矛盾,令經濟金融軟著陸的可能性越來越小。于是今年2月4日,本專欄再度警告"世界危機輪盤正將轉到中國"。

做空中國對于以索羅斯為代表的投機者而言,是一項暴利的"事業"。而索羅斯們所需的做空工具,他們總是可以得到。

在中國股市已經十分脆弱低迷的時候,做空中國現在最關鍵的是需要國債期貨,如果國債期貨推出,6月20日發生的那種情況,將會使做空的投機者獲得暴利,而銀行間利率和企業的貸款利率將再次飆升到令人驚訝的程度。倘若屆時熱錢巨量外流,而央行仍然拒絕提供流動性,則很可能導致一些商業銀行的倒閉,甚至發生擠兌危機。

做空中國的另外一個關鍵是房地產。如果國債期貨推出,做空導致國債利率暴漲,房貸利率也會跟著漲。屆時,如果國際石油危機和糧食危機同時爆發,造成嚴重的輸入性通脹,這與債券危機和股市危機疊加在一起,更多失業的購房者無法支付房貸利息,則勢必刺破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和房地產泡沫一起硬著陸的,還將有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

時至今日,再指望中國不傷筋動骨地完成經濟結構調整,那無疑已是癡人說夢。

其實,中國直面經濟和金融的轉型挑戰,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這會讓得過且過的國人夢幻徹底破滅,讓中國人、執政者和中華民族被迫來一次抉擇,方有可能置之死地而後生,進入一個再造和升級中華文明的新曆史階段。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