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http://www.chineseworldnet.com/node/135
環球財經 ChineseWorldNet.com

專訪周小川:市場基本正確理解了央行

"錢荒"事件進入尾聲之後,央行行長周小川首次回顧了此次波動的來龍去脈和央行對流動性的政策把握。

在出席"陸家嘴論壇(官方站)"期間,周小川簡短接受了本報的獨家專訪。他表示,央行對流動性的把握,市場基本上還是正確理解了。"此次貨幣市場利率的波動,其積極意義在于提示銀行,需要對自己的資產業務作出調整。"他說。實際上自6月中旬起,銀行資產擴張態勢已有適當回調。

在周小川看來,目前國際經濟金融形勢複雜多變,國內經濟也面臨一些新情況、新問題,金融市場曆來是一個很靈敏的市場,對任何價格信號都會有迅速反應,這既有助于發現問題,也有助于市場自我調整和修複。

針對各方猜測和關注的貨幣政策走向,周小川再次強調,當前我國經濟金融運行總體平穩,物價形勢基本穩定,說明穩健貨幣政策是合適的,效果是好的。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並著力增強政策的前瞻性、針對性和靈活性,適時適度進行預調微調。一方面引導金融機構保持合理信貸投放,科學安排資產負債總量和期限結構,支持實體經濟的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另一方面,也將繼續綜合運用各種政策工具和手段,適時調節市場流動性,保持市場總體穩定,為金融市場平穩運行和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的貨幣條件。

初步見效

這次貨幣市場波動,起因是6月初的第一個禮拜,一些金融機構貸款增長比較快,尤其是票據業務增長過快,因此出現了頭寸緊張。周小川表示,這種情況過去沒有發生過,"這和銀行貸款沖動強烈有關"。

數據顯示,今年6月的前10天,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增量接近1萬億元。

在24家主要銀行中,當時有半數銀行的新增貸款甚至超過此前一個月的新增貸款。一般而言,6月末是商業銀行的考核時點,銀行有可能"沖業績",前10天信貸投放就接近1萬億的現實,讓央行感到擔憂。

周小川認為,出于半年考核時點等因素,銀行發放貸款的沖動十分強烈。這種動向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貸款均衡增長的要求,以及服務實體經濟、支持結構調整的方向不完全一致。"需要他們把這種傾向調整回來。"

端午節前,部分銀行顯露流動性緊張跡象,進入貨幣市場融資的需求上升。在市場資金偏緊的情況下,央行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迅速介入。及至6月20日,貨幣市場上隔夜拆借利率盤中最高甚至飆升到30%,流動性緊張達到空前狀態。

此後,央行向一些符合宏觀審慎要求的金融機構提供了流動性支持,加之市場的恐慌情緒逐漸消散,貨幣市場利率穩步回落。6月28日,各期限品種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全面下行,隔夜利率回落至5%以下,較6月20日下降了679個基點。

這次貨幣市場利率的飆升,可謂給了商業銀行一個記憶深刻的"教訓",並推動其開始調節自身的資產負債結構。

"確實這個效果也都達到了。"周小川稱,從6月中旬開始,銀行資產規模已有適當的回調。他表示,此次貨幣市場利率波動的意義在于,提示銀行需要對自己的資產業務進行調整。實際上,央行的意圖也得到了金融機構的正面呼應。中國建設銀行副行長趙歡近日即表示,"這次市場波動有正面意義,在沒有真正危機的情況下對市場進行了教育。相信這次風波過後,各家銀行都會提高對流動性風險管理的認識,並在未來資產負債管理策略上和金融市場業務操作策略上作出審慎的調整"。

流動性救助需權衡

與此同時,周小川亦認為,貨幣市場利率大幅波動也會產生副作用。利率上升後,會不會有一些脆弱的小機構出現流動性困境?

周小川強調,對于個別金融機構出現異常性的困境,央行作為最後貸款人,負有維護金融穩定的職能,肯定不會不管。"但也有個度的考慮,就是機構困難到什麼程度。有一點困難就幫,那本來該調整的資產業務,可能就不調整了。"

那麼,如何來把握這個度?

"沒有明確的尺度。還是基于判斷,在判斷的基礎上,靈活掌握,"周小川表示,"一方面要促進商業銀行作適當的回調,按照符合黨中央和國務院要求的方向去發展業務,均衡放款,支持結構調整;另一方面,我們也在觀察看有沒有出現流動性特別困難的機構,對這類機構也不會放手不管。"

周小川表示,流動性整體上是夠用的,沒出現明顯的短缺。另一方面,個別機構若出現問題,央行也會從穩定金融市場的角度進行適當救助,防止個別事件引發市場恐慌,避免傳染。

在本輪"錢荒"劇烈波動時,市場也確實出現了眾多商業銀行違約的傳言。

近日,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姜建清在接受采訪時認為,這次不是"錢荒",是"心慌"。姜建清表示,在互聯網高度發達的時代,信息的傳播非常迅速,包括錯誤的信息和謠言。而等到市場非常清晰地知道這是一個錯誤信息或謠言的時候,可能已經遭受了損失。

"從短期來講,流動性需求和人們的信心預期有很大關系,今天是這樣,明天就可能變化很大。"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表示,相信近期央行的表態和政策取向有利于穩定市場預期。

周小川也表示:"我們不希望市場上散布誰誰誰挺不過去了,這對機構也是不利的。"

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5月末,金融機構備付率為1.7%,截至6月21日,全部金融機構備付金約為1.5萬億元。通常情況下,全部金融機構備付金保持在六七千億元左右,即可滿足正常的支付清算需求,若保持在1萬億元左右則比較充足,總體看,當前流動性總量並不短缺。因此,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錢荒"是個偽命題。這次波動基本上是特殊時點導致個別機構產生了流動性壓力,再加上媒體炒作和網絡傳播,令市場產生了恐慌情緒。

"空轉"說法過于簡化

"目前貨幣市場利率平穩回調,說明流動性總體上沒有太大的問題。"周小川表示,中國貨幣市場利率上下波動其實也經常發生,例如,以往有大金額的IPO時,由于凍結資金較多,市場利率也會上升很多。"那個時候,央行也不見得會注入資金,我們也要分析具體情況。"

周小川稱,只要經濟基本面沒有大問題,由市場事件驅動的突發性利率上漲,其後還是會回落的。他強調,需要關注市場基本面。貨幣市場的基本面主要受兩個因素影響:CPI以及全社會對信貸和金融產品的需求程度。如果需求非常旺盛的話,也會導致貨幣市場利率偏高。

今年前5個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和社會融資規模大幅超出去年同期。2013年1~5月,社會融資規模高達9.1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12萬億元。與此同時,近期宏觀經濟指標卻略顯偏弱,出現了經濟冷、貨幣熱的現象,由此有"貨幣空轉"的說法。

當被問及"貨幣空轉"是否准確描述了當前經濟金融現狀時,周小川認為,"空轉"這種描述過于簡化。更恰當的觀察角度是,要看金融體系的資金是不是服務于實體經濟。

他解釋稱,實體經濟的概念是廣義的,既包括工業、農業,也包括服務業、建築業,都是實體經濟。尤其是在當前服務業加快發展和融資渠道多元化的情況下,不能單純從制造業或某種類型企業的貸款占比來衡量資金流入實體經濟的程度。社會融資總規模,從統計口徑來講,是金融部門對非金融部門(即實體經濟)的統計口徑來觀察的。

"金融市場中也會有一些金融產品之間的資金流動,包括銀行之間的相互拆借,這些金融產品可以解決頭寸、流動性,也有避險和價格發現等功能,即便這些也不宜于簡單地用"空轉"來描述。"他說。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